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嵐羽榭

動枝生亂影,吹花送遠香。

 
 
 

日志

 
 

《苍穹灵翼》 第1章 作者:浦木  

2010-08-20 12:57:47|  分类: 转载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1章 蓝与白
  运输机轰鸣着在海滨的跑道着陆,奔腾的气浪惊起一片岸边栖息的海鸥。
  打开舱门的一瞬间,带着咸味的海风冲进他被油烟熏得早已郁闷的胸膛,炙热的光线随着敞开的门缝划向他的脸,他仓惶地将眼睛眯起一道缝,渐渐地,在他适应了太阳的慷慨之后,便被面前一片无边的蓝色深深地感染了。
  蓝色的海水,同样蓝色的天空,其间白色的跑道似一根银线穿插在中间,远处,巨大电磁加速发射桥仰头直耸云霄,那是数十年前,在全球化产生的宇宙合作开发浪潮中,曾经东西方国家的友谊之花,那时一架架空天飞机从上面升起,满载着人们的探索与希望,而现在,它孤单地矗立着,仅仅成为那个时代太空梦想的鉴证。
  “欢迎来到种子岛航天城。”
       迎接他的扬科夫上尉说着有些生硬的汉语,对于刚加入同盟的成员来说,强化补习多种语言是每个人军人的必修课,他体味着这种在制度安排下带来的尊重,心里想着自己的俄语又得再练练了。        
        去往司令部的路上,他看见F2与SU35共用一个跑道频繁起降,金发高大的俄国人与黄皮肤的亚洲人簇拥在一起忙碌着,运输补给、布置防空体系、想办法兼容各种武器系统,他们或叫嚷或比划,努力尽快做着工作与沟通,从他们紧张的脸上可以体会出每个人心里那根绷得笔直的神经。随着战线由南向北转移,这座曾经是东半球同盟军远东最大宇航中心的岛屿即将成为东线最重要的制空重镇,这里的战斗随时可能在“下个一分钟”爆发。
  他习以为常地看着这一切,在这之前,自己所在的国家已经在大陆的东南部和大西洋联邦军交手很多次了,和这里简直是可谓悠闲的状况相比,南边的状况惨烈,自己所在的飞行大队损伤殆尽,但是他们用自己的鲜血一波波与敌人抗衡,最终守住了战线。正当他们想喘息一下的时候,上级调令突然发到了他手里,要他到盟军这边做好实验机的接收与测试。
  这个命令让他很愤怒,他曾经是那样紧秘地与战友连接在一起在空中与生死做抗争,从不分离,直到有的人倒下。他从来没想到过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自己的队友:因为一个调令远走他乡,丢下他们独自奋战。

  他毫无办法,只有前队长的话在心里荡漾:“只要我们还在一片天下飞着,我们就有机会再见面的。”
  “颜飞少尉,21岁,2043年参军,战斗机飞行员,出击17次,击落敌机数……0架次?”
  办公室里烟雾缭绕,基地指挥官南原一平大佐错愕地拿着文件望向他:“你参加了17场战斗还活着,但是对敌机击坠数是零?”
  瘦削而略显苍老的老人叼着烟头这样问着,他说流利的汉语让人惊讶。
  “哦,因为通常我只是负责吸引敌人的攻击,把他们引到最佳位置,让队友下手开火。”颜飞淡淡地说道。
   南原绷紧了脸,认真审视了他几秒种。
  “小子,”他说道:“虽然在我的地盘里,从来没人会管你以前是什么样的家伙,但是你也应该好好称下自己的斤两,这里没有谁可以依赖,至少短时间内你只能靠自己,不要逞强乱送了性命。”
虽然做测试飞行员很危险,但是好歹比在天上和敌人搏命强吧,你太小看我了——颜飞没有作声,他心里这样默默回应着。
只见自己的新指挥官将一个手表一样的东西从桌上抛过来,他接过一看,那是一个小巧的PDA,差不多和皮带一样的宽薄,但是质地更柔软。
     “戴在手上,你可以从这东西上面获得受权于你的了解的关于这个岛屿和基地、甚至我军的大部分信息,并且用它来进行通讯。”

        他将它戴起来,拨弄了一下,GPS地图、部队情况、任务相关、通讯以及网络一应俱全,这些充斥在显示界面的信息像一个手带一样缠绕在自己的腕上,发出微光。
      “扬科夫上尉,请带我们的新人去机库吧。”
  他点点头示他们可以离开了。颜飞敬礼欲转身,南原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地补充道:“年轻人,武者的战斗需要勇气与决心,别对所谓的新花样抱什么指望。”
  当7号机库的大门打开,颜飞终于看到南原说的“新花样”本尊。
  那是一架上个世纪旧式的SU27侧卫战斗机。
  至少,外表上是这样的,自适应机翼和翼身融合体设计展现着经典的苏制流线形的一体化气动布局,用来提升升力的纵向静不稳定设计闪耀着上世纪苏霍伊的辉煌,同时颜飞觉得它也很美,蓝白相间的非弱视涂装,没有后期SU式战机的前置鸭翼,锐利的机头拖出优雅的弧线从头部往后舒展开来,让他觉得像一只匍匐在地上的燕子。
  但是它太旧了,这样的气动布局先天缺乏关键的雷达隐身效果,更谈不上现代战机优秀的飞行控制、电子、火控、防御警告系统。
  除非对机身内部机构器件进行改进与再调整,但是那又能做到什么样的程度呢,他这样想着,用询问的眼睛望陪他到来的指挥部副官扬科夫。
  “事实上,我们也很困扰,我们接到通知的同时总部派来了这个项目的研究小组,只有两个人,而且他们完全不懂得战斗机的整备,我们不得不派地勤接应他们的工作,他们更换了一些内部的东西……老实说我不太相信这些小把戏,估计战争时期,这些特别的小投入测试上层似乎并没有足够的重视吧。”
  所以把没有任何战绩的我被打发到这里来了吧,与其在实战中浪费油料不如拉过来做小白鼠,颜飞心中狠狠嘲讽着。
  “我会尽量不把它开到海里去。”他咬着牙这样说。
  副官笑了笑,告诉他这会该项目负责人没有在这里,那人一般白天休息晚上工作,如果他愿意这会可以先去解决掉晚饭问题后,迟点再去见他。
  他们没有机会去吃晚饭。
  因为这个时候警报声响起了。

 

  不管在哪里空袭警报的声音都不会变,那种拉长着吼叫的嗡鸣声,由高调降到低调,然后再一个循环,让人心烦意乱。同时伴随着响起的,还有控制中心在广播里的喊叫,包括什么人到那里报道紧急集合,跑道马上清理怎样出击,以及这次紧急情况的具体细节,等等。
  时近黄昏时分,机场一片慌乱,很多从战机上拆卸下来散落着的配件被口叼着面包的整备员拼命往原来的位置塞,弹药哗啦啦地卷进弹仓,加油车左右奔跑,飞行员手忙脚乱的穿飞行服,已经做好起飞准备的战机愤怒地穿过两辆惊慌的吉普车转向离陆跑道,在其后的是引擎的热浪与人们的呼喊。
   “该死,他们先下手了,一整个战斗群的轰炸机以及护航的战斗机正在往我们这边飞过来,基地里这两个飞行队和防空设施根本支持顶住的,种子岛到现在也大多数是民间设施,他们要把这里炸平么……我得去指挥部了!” 扬科夫从自己的PDA上读到情况脸色大变,丢下了面前的新人小伙,拔腿消失在忙乱的人群里。


   在一场战争中是没有所谓民间设施这种东西的,他们还没习惯这样的情况吧。这样想着,颜飞的左手腕也鸣叫起来,抬手看见PDA上信号闪动,他直接点了一下发光的表面,南原大佐的头像闪出的同时也听到了他的声音。
  “单刀直入,我们人手不够,你有驾驶SU式战斗机的经验吗?”
  “以前驾驶的是SU30MK2。”
  “听好,这个岛上有着是盟军太空力量的希望,我们不能丢掉它,同时紧临宇航中心的城市有着数十万普通的市民,绝不能让这些人受到波及,现在基地里能够起飞的全部离陆,包括你的测试机,我现在命令你马上起飞迎击,”屏幕上南原低下头理了理自己的帽子,然后抬头说:“年轻人,别死太早哦。”
  PDA上画面消失。
  该来的躲不掉,那就干吧,他想。

 

   “你疯了吗,这架飞机的武器系统还没有进行调整,基地里甚至没有足够的和俄式老系统匹配的导弹!”整备三班的班长对着通讯的那一边大吼大叫,现在那个只会一点点日语的小子却正冷静地看着他,好像不知道自己是要去送命一样。然而这样的反对只能屈从于命令,他让自己的人给这架旧式飞机加满油料,然后像看死人一样盯着这小伙子说:“弹射系统是好的,不行就跳伞,跳伞,懂么?”
  颜飞艰难地听着他的话,来这个基地前补习的日语几乎用不了,现在他连一套飞行服都没有,正当他手足无措时,有人把他想要的东西递到了他的面前。
  “你的飞行服,一路小心。”
  标准的汉语普通话,柔和纤细的女声。
  颜飞吃了一惊,扭头一看,那个女孩露出一丝微笑,飞快地扫了他一眼后转身离开了,纤细地白色背影迅速掩没在忙乱闪动的军绿色从中。
  警报声在催促着他,时间不等人,他顾不上那么多,打开这件连体飞行服,灰色,质地柔软、紧密而富有韧性,虽然贴在自己未卸下的军装上有些不舒服,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而配套的头盔里更是有复杂的电极与线路,他没有管那么多,迅速跳进了打开着的驾驶舱。
  坐在驾座上的颜飞愣了,整个操作系统不是苏制的,而更像是美制的,如同他在训练营里见识到的F35内部,而且要更简练一些,很舒适。他的面前触手可及的地方是一个半弧形的灰色面板,向两边延伸开来包围住他的左右,飞行杆还是在中间,不过更小巧,适合单手握,机舱内部甚至没有最重要的启动装置,他疑惑着,触摸了一下面前宽大的面板,顿时整个机身亮了起来。
  极细微的嗡鸣,面板变成映机头正面可视景观,开始以半透明状的分栏界面显示整个飞机的具体情况与参数,油量、电能及氧气储备……清晰得一目了然,同时令他惊讶的是一个女声又再度响了起来。
  “下午好,欢迎登机,颜飞少尉。”
  难道刚才那女孩在控制塔和自己说话么。
  “……是这次试验的技术人员吗,请简略交代一下实验机的操作要点。”
  “我是搭载于这架飞机内部的战术协同AI。”
  “…………”
  这算什么,过家家吗,他心头沉了下来,虽然不反感人工智能,但是上层的花样也太多了。
  “少尉,紧急迎击命令,大西洋联邦军第十一飞行团的轰炸机群正在向本岛靠近中,本机系统检查正常,油量百分之九十六,二号跑道现在已清除,现在控制权在我手里,要立即启动引擎进入跑道准备升空么?” 声音依然动听,但是语气过于冷静平实了。
  很像那么回事嘛,他心想,南原老头子的话果然没错。
  “武器系统的情况呢?”
“内置110MMГШ-301航炮150发,俄制武器补给不足,没有装备可以匹配的P-27、P-73导弹。”
“……”
轰!一枚远程对地导弹在距离机库不远处的草地爆炸了,巨大的爆炸声让颜飞耳边嗡嗡作响,他扭头向外看去,被命中的是一辆装甲防空导弹车,现在那里只剩一个燃烧的铁架子。
“少尉,请戴上飞行头盔。”AI这样提醒着。
  “够了够了,起飞!”他狠狠咬着牙,这个时候要想花时间从哪里挖出古董导弹来,估计还没装上就和着空袭被炸上天了。
  于是飞机滑动起来——他还没有按下任何键。SU27迅速在2号跑道上就位,前方的日式F2与俄制SU30、MIG31正一架架升空,各色的信号灯闪烁着,催促着在地上争分夺秒的人们。
  “那个什么AI,把控制权给我,呼叫控制塔。”
  “飞行控制权已移交,控制塔接通。”
紧握在手中的操作杆与节流阀,这些是现在的他唯一能有所适从的地方,他感受到那因为涡轮旋转而传来的熟悉震动感,他甚至能从这种感觉上估算出引擎的出力。
       “这里是不知道编号的苏两七测试机,飞行员颜飞受令升空进行支援拦截,请许可。”说完这些话他才想起控制塔可能不懂中文。
  “我可以将你的话转译为当地语言与控制塔沟通,对方对你的传话通过文字的形式在显屏右下显示。”AI接着说道。
  这时控制塔已经用日语回话了:“贵官离陆已许可,武运昌隆。”
  还是很不错嘛。
  没有再顾其他,他加大了引擎的出力。
     “SU27STF,灵翼1号,升空。”
  红色不平凡的火焰推动蓝色的剪影离开了大地,冲向被霞光照亮的天空。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